西安一住户起诉隔壁加工厂

作者: admin 分类: 体育 发布时间: 2019-11-22 14:24

来源:华商报电子版

西安市未央区南徐寨村的邓女士家和一家活动板房加工厂仅一墙之隔,邓女士称从2016年加工厂开业开始,除了闻油漆味,家人的身体也出现了不适,为了讨要自己的健康权,她将加工厂起诉至法院,索赔115436.48元。

住户:隔壁开工厂 家人疾病不断

大概是2016年,西安博睿集成房屋加工厂在邓女士家隔壁建成生产了,这个加工厂主要生产活动板房。

邓女士说,自从这家加工厂开业后,他们一家四口就开始频繁生病。除去生产中的噪音不提,单是喷漆作业一项就让人深受其害。2017年1月7日,不到2岁的儿子在西安市儿童医院确诊为喘息支气管炎,之后又被确诊为儿童哮喘、支气管炎。儿子陆陆续续地一直在治疗。2018年8月,快10岁的女儿总爱流鼻血被诊断为间断鼻衄病。2018年11月,老公韩先生因长期咳嗽到长安医院治疗,确诊为社区获得性肺炎,12月又因肺部感染、支气管炎在唐都医院住院治疗。

邓女士说,去年2月份,自己也不明原因晕倒。

5月20日,华商报记者在邓女士家看到,她家与加工厂只有一砖厚的墙相隔,再往南还有其他厂房,记者在邓女士家并没有闻到油漆味。

随后,记者来到邓女士家隔壁的加工厂,厂门虚掩着,厂子内堆放了很多活动板房的材料,还有不少钢架,看不出生产的痕迹,寻遍整个厂区也没有一个人。邓女士指着地上的蓝色油漆点说,工厂就是在这儿喷漆,“5月份后他们没有生产了”。

厂家:生病因个人体质 起诉就是为要钱

对于加工厂造成的污染问题,5月21日,西安博睿集成房屋加工厂负责人王先生说,“来这开厂两年多了,就没有喷漆作业。”去年邓女士家举报,环保部门把厂里的动力电都切断了,只有照明电。最近又有部门来查,如今连照明电都没有,他们正在搬离中。

厂房主要用来存原材料,“原材料都是从山东淄博进货的,根本不用自己喷漆”,只是对原材料进行组装,反正到10月份租期也到了,最多就是早一点搬走。

“他们家举报,还不是想要点钱。空气都是一样的,就他家人生病,那只能说是个人体质原因。”王先生说,“她儿子一年治病花几千元,问我要十几万,把我们起诉到法院,开庭我也去了。”

街道办:厂子注销过一次 已敦促尽快搬离

邓女士说,她是从2017年开始不断投诉的,去年,街道办就组织取缔过一次。去年11月份,她从家中发现,工厂不再喷漆作业了,而是改为用滚筒刷漆。为了防止被她家发现,厂房房顶上加了一溜新钢板,还竖起一大块钢板防着她家。去年11月,她又去环保部门投诉,环保部门再次对厂子进行了查封。

关于取缔的情况,西安市未央区六村堡街道办工作人员表示,“博睿”这个名字已经注销,现在的名字为恒通集成房屋加工厂,两个厂的地址是同一个。街道办去年10月份收到村民投诉,曾实地查看对该厂房内喷漆作业的设备封存,也要求企业停产,并切断电源。

对于是不是像邓女士说的那样,取缔喷漆设备后,该厂改为其他方式进行油漆作业,工作人员表示,取缔后厂子主要用来存储材料,没有再进行油漆作业。今年再次对散乱污企业进行治理,5月19日,街道办专门组织人力督促企业搬离。

发现家中甲醛超标

起诉至法院还未判决

邓女士委托陕西金盾工程检测有限公司对自家的室内环境空气进行检测。据4月20日该公司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邓女士家主卧、次卧的甲醛检测结果超出《室内环境空气质量标准》(GBT1882002)中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值0.1mg/m3,1#主卧的甲醛值为0.171mg/m3,2#次卧甲醛值0.112mg/m3;其他有害物苯、甲苯、二甲苯、TVOC检测结果未超出标准值。

邓女士一家将博睿加工厂起诉至法院,5月7日,这一健康权纠纷案在西安市未央区法院开庭。

“法官说还没有审过这样的案子,而且无法证明甲醛超标和家人生病之间的因果关系。”邓女士说,他们只有甲醛超标的证明,还需要证明生病和污染的因果关系。

华商报记者联系了该案主审法官,法官表示,此案的庭审已经结束,需要合议庭合议后最终判决。如果邓女士还要进行其他鉴定,这样一次庭审是不够的,此次起诉主要是邓女士要求对方赔偿污染作业造成的损失。

21日下午,邓女士说,从她家可以看到隔壁的厂里在不断搬东西,可即使搬走了,加工厂对家人健康造成的伤害真实存在,官司还要打下去,她已向法院口头表示,对污染造成生病的因果关系进行鉴定。 华商报记者 李婧 摄影 强军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